帮扶动态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帮扶动态

【帮扶队在行动】“不辜负乡亲们对我的殷切期望”

“不辜负乡亲们对我的殷切期望”
刘奎  西和县蒿林乡赵沟村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

  8月25日一早,省政协机关派驻西和县担任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工作队长的6名同志登上了去西河的中巴车。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窗外不断变换的路牌和景色,听着大家对未来工作的憧憬,我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即将揭开崭新的一页。

初到赵沟

  在西河县城休息一晚后,我们的车便踏上了一条蜿蜒曲折的县道,汽车时而沿着河道曲折前进,时而绕着高山蜿蜒攀爬,不时能看到当心滑坡、注意落石的警示牌。一路颠簸,原本欢声笑语的车厢逐渐很少有人说话。走了近两个半小时,艰难翻越了海拔1550米的青岗岭,终于到达我此行的目的地——赵沟村。
  初到赵沟的第一个星期,对于城市长大、缺乏农村生活经验的我来说是至为难忘的。由于水土不服,最初的几天,我上吐下泻到两腿发软。同行的史大勇,被当地的蚊虫叮咬,胳膊上居然起了小半个馒头一样大的包。由于我的严密防护,我的房间蚊虫相对较少,但是很多多足的爬行动物,种类之多确实也让我大开眼界。半夜时分,打开灯,就会听到纱窗上有“咚、咚”的撞击声,仔细看,会发现纱窗上爬满了各类蛾子,且体型巨大。
  相对于自然环境,对当地人文环境的适应更需要一个过程。西河方言,说话节奏稍慢,我尚可听懂大多半,如果节奏加快,很多话我都听不懂,尤其在多人的场合更是如此,这也导致我初到赵沟,基本就是个听众,给大家留下了沉默寡言的第一印象。在基层工作,由于白天走村入户,了解当地情况,生活还是比较充实的。但到了夜晚,由于一个人住在村委会,且没有网络,第一个星期又没带书籍和电脑,感觉时间特别难熬,听着蛾子撞击纱窗的声音,往往劳累了一天却很难入睡。

融入赵沟

  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告诫自己,与其艰难适应,不如确定目标,并为之不懈努力,才不至于荒废光阴。调整状态后,我很快从最初难以适应变为融入,甚至产生感动。
  首先感动我的是当地群众的淳朴善良。当地保持着耕读传家的优良传统,即使是最穷困的人家,家中正堂也都悬挂着诗书字画,很多都是主人自己的亲笔。村民的性格务实勤奋、崇尚礼仪、耿直豁达,说话交流都是直来直去,很少有虚伪客套。在赵沟的两个多月时间,最经常的工作就是走村入户,从刚开始为了熟悉贫困户,到后来开展工作,很多贫困户家里都去了不止一次,但是每一次,都能感觉到群众的质朴好客。每到一处,只要是饭点,家中主人往往不打招呼便已准备好了饭菜。其次是群众对我们的殷切期望,在赵沟工作一段时间,和群众熟悉了,大家也会主动和我聊天,问我是哪里人、孩子多大了等等,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认真作答,有时还和群众幽默的调侃几句,我认为拉家常是准确了解当地情况的一个最重要的手段。我深切地感受到,当地群众足够辛劳,但这里自然条件恶劣,群众文化素质低,要彻底改变贫困的生活面貌,没有外力的帮扶是很难做到的。可以说,越是深入的了解这个乡村,越是感觉到自己的责任重大。

了解赵沟

  怎样的人生才能称得上是丰富多彩?这是我在赵沟想得最多的一件事。有幸来到赵沟工作,既是极大挑战,也是巨大机遇,我认为在这样一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全新环境作出成绩,是丰富自己的大好时机。
  赵沟的贫困首先源于恶劣的自然环境,全村八个社,只有三个社沿河而建,其它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顶上,有些社甚至不通动力电;山道崎岖难行,从一个社到另外一个社开车往往也需要一个多小时,同时,由于土地土壤层非常单薄,其下往往是碎石结构,耕种困难。其次,当地群众虽有耕读传家的优良传统,但交通不便和外界接触较少,对新事物的接受普遍困难,村民普遍认为种地务工、踏实出力是生存的根本,很难对经商等活动感兴趣,目前全村仅有一个村民合作组织,且流于形式,群众缺乏参与活动的积极性,多年未有经营活动。全村最有价值的是500余亩河坝地,土地平整肥沃、灌溉方便,但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目前村里大力发展花椒种植产业,花椒品质高、味道好,但是村民只是种植,尚没有人从事花椒的流通贩卖,更多利润被外人获取。村里青壮年劳力不少,由于缺乏职业技能,外出务工多从事重体力劳动,多仅能维持个人生计,对家庭经济改善不大。
  在与群众的交谈中,虽然贫困,但是他们对国家和社会充满了感激之情,一再说共产党好、政策好。我想,弄清赵沟贫困的深层次原因,积极和乡村两级班子多沟通交流,为这个贫困而质朴的乡村多引进新思想新项目,使村民真正享受到国家发展的红利,真正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美丽和谐乡村,只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乡亲们对我的殷切期望。

上篇:

下篇:

本网站访问总人数: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办公厅 技术支持:宏点网络

最佳分辨率1920×1080 IE8以上版本浏览

陇ICP备06000885号

77-77
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