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秦之崛起 彰显文化魅力】省政协与秦文化的不了情

2021年10月13日



  礼县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故有“秦人故里”之称。据考证,早在商周时期,秦人便在这里垦荒、放马,发展生产。秦文化发祥于礼县,秦帝国的发展壮大直至统一称霸,礼县也始终都是其重要的根据地和大本营,而其向世人揭开她作为秦人发祥地的面纱则可回溯到上世纪90年代。 
  20世纪90年代,香港文物市场上惊现6件精美的青铜器,这些器物上清清楚楚地铸有“秦公作铸用鼎”“秦公作宝(铸)用簋”的铭文。上海博物馆原馆长、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当机立断,从香港抢救性地购回了这批文物。后经与公安机关查获的文物比对,这6件精美的青铜器均出自礼县大堡子山,而这一切清楚地表明,大堡子山就是2000多年前秦公的墓地。一时间,考古界、史学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礼县大堡子山,这里出土的秦公葬器直接证明了,今之礼县便是秦之都邑——西垂。 
  探源秦文化,绕不开礼县,更绕不开礼县大堡子山。


古墓悲歌牵动着省政协的心


  大堡子山位于礼县永兴乡西汉水北岸,20世纪90年代初,礼县大堡子山经历了一场令人触目惊心的盗墓狂潮。据礼县政协原主席王作斌回忆:当时礼县文化馆的一名普通文物工作者吕自俭是最早关注这一情况的人,他在1992年向县政府报告,要求查处并禁止民间盗墓行为。作为礼县老一辈人中的“土”专家,应该说吕自俭是发现大堡子山被盗挖春秋早期文物的第一人。种种迹象表明,大堡子山很有可能是秦人一处高级别的陵园。吕自俭亲自深入永兴、永坪等地调查,并撰写了题为《鸾亭山古迹新谈》的文章,首次提出“西犬丘”和“秦西垂陵园”的概念,可惜的是他的报告和文章在当时并未引起重视。 
  1993年6月,时任《甘肃日报》驻陇南地区记者祁波写了一篇反映当时礼县大堡子山墓葬被盗情况的纪实报道——《古墓悲歌》,这篇文章迅速被全国多家主流媒体转载,并由此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1995年3月25日,一份“甘政协发1号文件”被呈送到省政府,这份文件是省政协经过多次深入礼县走访调研,就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被盗掘情况的专题报告。1996年4月,省政协教科卫体委员会,根据省政协七届四次会议上委员们的强烈反映和水天长等8名委员向省政协写的专题报告,对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被盗掘问题,再一次向有关方面做了调查了解。1996年6月4日,省政协党组又向中共甘肃省委报送了《关于礼县大堡子山秦公墓盗掘情况和建议的报告》。省政协的建议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随后,省公安、文物等部门组织人员深入现场,并进行了认真查处,大堡子山文物盗掘现象得到有效遏制。


两度“寻秦”大堡子山


  随着公安部门查处了一起又一起大堡子山遗址的盗墓案件,人们对大堡子山秦公墓加强监管和加大保护力度的呼声越来越高涨。 
  1994年3月至11月,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已盗掘的两座大墓和两座车马坑进行了抢救性发掘,但终因人力、财力和技术所限,这次发掘并没有深入开展。 
  直至十年后的2004年,由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五家单位成立了早期秦文化研究项目组,并组建了联合考古队。联合考古队在对礼县西汉水流域进行文物普查时,于2006年又将重点再次转移到了大堡子山上,对大堡子山遗址重新开始了钻探发掘,这是一次高规格的考古发掘,此次挖掘又发现了城址一座、大型建筑遗址一处、祭祀遗址一处。这次发掘工作最大的收获是乐器坑中发现了一套共14件大型铜钟镈和两套10件形制一致而大小各异的成套石磬以及车马坑、铜虎等。该成果被评为2006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先秦文化的展示窗口


  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是研究秦早期历史的重要遗存,其发现对探索秦人起源至建国及东进的发展历程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大堡子山遗址及其出土的文物所蕴含的历史信息,对于研究秦早期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特别是冶金、铸造工艺及陵寝制度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为系统研究秦文化提供了保证。对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的保护性开发,是近年来礼县一直持续做的工作。 
  近两年来,省政协再度把秦早期文化研究列为重点研究课题,旨在用更高标准整理挖掘和研究秦文化特质,归纳提炼秦国崛起的文化动因与精髓,彰显文化魅力,增强文化自信。 
  今年9月上旬,记者来到曾经满目疮痍的大堡子山上,所到之处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这就是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的保护与展示工程。在施工现场,礼县文物局副局长独小川告诉记者,遗址本身属于秦国的第一陵区,有两代春秋初年秦人最高统治者的墓葬。同时,考古发现证明大堡子山还有城址。所以,遗址对于研究早期秦文化、秦与戎狄的碰撞交流、秦人精神的塑造,乃至探索整个中国古代文明都意义非凡。 
  采访中了解到,现在的大堡子山遗址及墓群的保护与展示工程,正是遵循“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方针,贯彻“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全面保护遗址及墓群文物,以期未来能成为考古研究学习、扩大秦文化影响力的基地。 
  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习近平总书记说,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在经历了重重劫难之后,今天的大堡子山正在积极担负起推动早期秦史研究的责任,并为新征程中的奋斗者们分享着秦的经验。

    来源:协商报


来源() 作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办公厅(www.gsz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