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梁红色故事》选登】阎洼子四十二烈士

2021年3月16日

 

1934年5月上旬的一个夜晚,国民党甘肃警备第二旅仇良民团和陇东民团司令谭世麟部1000余人,向陕甘边区革命委员会驻地寨子湾突袭而来。

此时此刻,因主力红军转入外线寻机歼敌,南梁中心苏区仅有地方干部、政治保卫队和游击队驻守,无法抵御敌人的重兵进攻。接到敌情报告后,习仲勋等边区领导立即动员和组织群众坚壁清野,迅速进入深山密林中隐蔽。张策带领群众到二将川隐蔽在梢林中,习仲勋则带领一部分武装在南梁与敌周旋,并相机袭扰敌人。

国民党军窜入南梁后,所到之处,烧房屋毁窑洞,砸铁锅碎水缸,赶走群众的牛羊,放火烧粮,掠夺财物,无恶不作。敌人在南梁一带毁坏群众窑洞数百孔,烧毁群众藏粮10余石,将群众未来得及转移的粮食、牛羊牲口洗劫一空。国民党军队还在马背上驮着铡刀,到处搜捕和杀害南梁根据地的党政军干部及革命群众,白色恐怖顿时笼罩南梁大地。

阎洼子村位于通往白马庙川、玉皇庙川和荔园堡川的三岔路口上,是红二十六军的后方基地。红军每次回南梁,都要经过这个村。此时红军转入外线作战,还将各种枪械60余支、子弹两毛口袋(约五六千发),马鞍、马镫40套,以及当地群众给部队捐献的2000个鸡蛋及制造子弹的大板铜元一大筐和十余石粮食等,都存放在阎洼子村。红二十六军的家底很穷,这些东西可是红军的全部家当。

5月9日(农历三月二十六日)晚上,阎洼子村接到习仲勋和革命委员会的紧急通知:明日国民党反动军队要对南梁进行军事“围剿”,希各村火速搞好坚壁工作。这天晚上,阎洼子村的群众在边区革命委员会财政委员武生荣的带领下,将存放在各处的红军物资集中搬到本村的一个大场上,又组织大家在场边挖了一条长坑深埋起来,上面又埋上群众杂七杂八的东西做掩护。大家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把红军的物资埋藏好,决不能让反动派抢了去。天上的残月暗淡无光,孩子们提上各种纸糊的灯笼为大人照明,大家都在紧张地快挖快埋,除了劳动的喘息声和偶尔工具的碰撞声,没有一个人说话。鸡叫时分,终于埋藏好了,又在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糜草、麦草,伪装成晒柴草的样子,才各自散去。埋好这些东西后,武生荣又把红军打土豪赶回来的30多头大黄牛赶到村子对面一个深沟掌里。为了防备牛乱跑被敌人发现,又把通往沟掌所有的路挖断,一时不能挖断的,就砍了一些大树堵住,心里才稍踏实了许多。

埋藏好东西,群众回去只打了一个盹儿,天就大亮了。全村的人都被这些军用物资揪着心,谁也没有远去,各自在庄前屋后干活,揣着忐忑不安的心,等待着严重斗争的到来。这一天是5月10日,上午10点左右,只见村南的大路上出现了黑压压的敌人队伍,扬起滚滚的尘土,夹杂着人喧马嘶,径直向村里扑来。

敌团长仇良民亲自指挥“清剿”。敌人一进村,就将全村来了一个大包围,村前村后所有的路口都被封锁起来,这里一岗,那里一哨,几面山头上还架起了机枪,戒备森严,害怕红军突然出现。接着,敌人开始抢劫,老百姓家家户户都翻了个底朝天,敌军闯进各家各户,缚猪牵羊,捉鸡逮鸭,追得鸡飞狗叫,打骂声、哭叫声、各种家什的粉碎声以及妇女挣扎呼救声、孩子惊恐的哭喊声,在村子上空回荡。敌人什么都抢,做饭的案板抢去当了床铺,木器家具抢去当柴禾,被子抢去做马鞍垫子……粮食、衣物、水桶、麻绳、铁锅等等,一扫而光。几个敌人闯进老雇农武万有的家,用枪托在这里捣捣,用刺刀在那里挑挑,连水缸都打碎了,水流了一地,实在找不到一件像样的东西,临走时把一双用旧布旧麻做的鞋提在手里要拿走。

南梁的其它村庄都遭到骇人听闻的烧杀和洗劫。九眼泉村的李青山,人称“李炮匠”,是红军修械所的秘密联络员。这天,他在自家的院子畔望见转嘴子川台上飞来三个骑兵,以为是红军回来了,高兴地跑出院子,准备迎接,但当他走近时,发现三个骑马的人衣冠不整,面带凶相,才知道不是自己人,转身就走。敌兵喊了声:“站住!”随即向他猛扑过来,把他围在中间,李青山与红军联络的信条被搜出来,敌兵立即把他五花大绑,拉到了阎家洼子村。谭世麟为了从李青山的口里得到红军的机密和坚壁起来的物资,采用压杠子、灌辣椒水、用烧红的烙铁烙等各种酷刑,把李青山折磨得昏死十几次,敌人施尽了各种酷刑,却没有得到一星半点红军的消息,更加恼羞成怒。从11日起,敌人先后从南梁附近的几个村子抓来了30多人,集中在阎家洼子村审讯。敌人用尽了各种惨酷刑罚,但这些人对党的忠诚,对边区政府和红军的热爱,凝结成了坚强的革命意志,使敌人毫无所得。

13日晚,谭世麟将九眼泉的李青山、牛望台的张侯福、金岔沟的杨二和冯连、二将川的梁老大和曹思聪以及3名红军伤病员等36名红军游击队员、苏维埃干部、地下党员和群众积极分子拉到阎洼子台地。而在那里,敌人早已挖好了两个埋人坑。陪杀场的乡亲回忆说,在深坑前,敌人再次一一审讯,没有一个人投敌变节,凶恶的敌人就把他们一个个推下坑去活埋了。英勇的先烈们在惨遭活埋前,与敌人进行了最后的搏斗。在此前后,穷凶极恶的仇良民、谭世麟敌军,还用铡刀将共产党员、金岔沟农民联合会主席白阳珍、边区政府土地委员会委员梁大爷等六名村干部杀害。

这次“围剿”,敌人在阎家洼杀害红军战士、游击队员和进步群众共42人,可谓惨绝人寰,罪恶滔天。

阎家洼42名烈士用鲜血证明,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疯狂烧杀抢掠暴行面前,英雄的南梁人民没有被吓倒和屈服,同敌人展开了威武不屈、悲壮惨烈的英勇斗争,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南梁政府干部和红军物资,表现出了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革命气节和大义凛然的英雄气概,书写了千秋传颂的英雄史诗。

(文章选自《南梁红色故事》)

来源() 作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办公厅(www.gsz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