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玉 关于传统产业延链补链强链的建议

2021年1月26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 “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 “十四五”期间, 我省必须紧抓国家构建 “双循环” 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机遇, 深刻剖析融入国内大循环的优势短板, 加快传统产业高端化、 智能化、 绿色化改造, 推动传统产业延链、 补链、 强链和转型升级, 加快提升基础产业效率和基础研发能力, 推动产业链、 供应链现代化。 为此建议:

一、 统筹行业规划, 完善传统制造业产业链, 打造产业集群

目前, 我省传统制造业存在着如何构建完整的产业链、如何加强产业链上相关企业和产业之间的关系、 如何理顺价值链产业链生态链之间的关系等挑战。 为了应对挑战, 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着力。 一方面, 要以行业产业链的构成为依据, 以 “有所为、 有所不为” 为原则, 做强做优主打产品以及现有优势产业和优势企业, 补齐产业链中制约整个行业发展的新材料、 计算机与软件、 系统工程、 高端控制元器件等关键环节和产业, 拉长和拓宽产业链。 另一方面, 要在现有资源、 企业的基础上, 打造相对集中的先进制造产业集群, 通过互联网、 大数据等新技术的支撑, 将工业体系内的中小企业通过网络融入产业生态链之中, 形成产业新生态,构建工业产业新动能, 增强产品配套能力, 变资源优势为产品优势、 产业优势。 在项目引进和建设、 资源整合等方面加强顶层设计, 定期出台指导行业发展的投资指南, 为全省先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制度保障。

二、 统筹创新元素, 完善传统制造业创新体系, 打造技术高地

在新技术层出不穷、 新应用遍地开花的今天, 我省传统制造业面临着如何重塑产业技术体系、 如何培育新的产业核心技术、 如何追求经营产业生态链核心价值等挑战。 为了应对这些挑战, 我们应该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 一是由政府牵头, 成立以产业链相关企业为主体, 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共同参与的先进制造业创新中心, 从研发过程及其驱动动机合理界定各创新主体的创新责任, 协同解决各自的价值主张和关注点。 二是企业根据市场需求进行以产品设计开发为主的技术创新, 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进行技术难题和机理性研究, 建立分工明确、 彼此融合的紧密型技术创新体系, 形成供给侧与需求侧同频, 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共振, 产学研深度融合, 政策链、 资金链、 创新链、 产业链、 价值链全面融合。 三是建立创新中心沟通协调机制和信息公布机制, 让参与各方能及时了解各自的需求和关切, 有的放矢地开展技术创新工作, 打造我省先进制造业的技术创新体系、 核心技术, 进而创造核心价值。

三、 统筹价值创造活动, 创新商业模式, 提升产业核心竞争力

在大数据的作用日益凸显的今天, 我省传统制造业企业面临着如何定位价值链产业链生态链、 如何整合竞争对手策略信息和技术产品信息、 如何提升先进制造业企业的竞争能力和比较优势、 如何树立平台思维互联网思维用户理念等思维模式、 如何借助互联网大数据来重塑商业模式等挑战。 对这些挑战, 我们必须积极应对。 一是传统制造业企业应围绕市场需求和用户痛点、 资源优势、 技术优势等分析论证各项价值创造活动的发展空间和条件, 准确定位, 聚焦发展。 二是树立平台思维, 聚集有效资源, 激发网络效应, 促进企业快速、 高效、 低成本发展。 三是树立互联网思维, 依托大数据实现线上服务, 为模块化设计积累成果, 缩短产业研发周期。 四是树立用户至上的理念, 一切从用户需求出发, 把用户看作是生态链里不可或缺的一个生态子系统, 通过打造生态子系统, 形成需求牵引供给、 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动态平衡, 在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实现自我发展, 提升传统产业体系整体效能。

来源() 作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办公厅(www.gsz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