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基层治理水平 绣出“中国之治”的锦绣画卷

2020年12月9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指出,“十四五”期间要努力实现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明显提高的目标。这是新时代新发展阶段我国社会治理的科学指引,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全局作出的重要部署,要深入学习领会、认真贯彻落实。

基层治理,是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主要在农村乡镇、村和城市街道、社区层面,各类社会主体共同开展,服务基层大众、协调基层社会关系、化解基层社会矛盾、维护基层社会稳定的制度及其运作实践的总称。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为巩固基层组织、加强基层管理、创新基层治理,出台了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中央更加强调和重视基层治理。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部署的“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任务中,绝大多数都与基层治理有关。

党中央之所以高度重视基层治理,逻辑机理主要在三方面。第一,基层社会是我国人民群众生活休憩的家园,基层治理是我们党长期执政的最坚实力量支撑。我国14亿多人口中的绝大多数分布在城乡社区、机关单位、厂矿企业、学校医院、社会组织以及家庭等地方。只有花大力气把最基层工作做好,把亿万人口有效整合组织起来,才能持续形成人民群众紧密团结在党的周围、沿着党开辟的道路不断前进的政治局面,才能持续形成为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而团结奋斗的强大力量。历史证明,只要我们党时刻团结和紧密联系群众,亿万人民群众始终同我们党站在一起,党就有了执政的最大底气,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基层治理这种联系群众的基础性优势,是其他层级治理所不具备的。

第二,基层社会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领域突出矛盾和问题的汇集地,基层治理则是彰显为人民服务宗旨、化解各种矛盾纠纷的最直接、最及时的平台。人们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安居乐业等需求一般都是通过基层服务设施或渠道实现的,无论是满足群众更好教育、更稳定工作、更满意收入、更可靠社会保障、更高水平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居住条件、更优美生活环境、更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还是解决老年人、残疾人、流动人口、下岗失业人口等特殊人群的需求,都离不开基层社会作用的充分发挥。不仅如此,我国快速发展和变革中的各种社会矛盾纠纷,也都首先出现在基层,要真正做到不让小问题拖大、大问题拖炸,就应当在基层社会及时化解,这就是以“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难题不上交”为特征的“枫桥经验”之所以历久弥新的魅力所在。基层治理这种服务民生的直接性、化解矛盾的及时性优势,也是其他层级治理所不具备的。

第三,基层社会是落实党和国家各项方针政策的“最后一公里”,基层治理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性工作。“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如果基层治理有力有序有效,就能助推党和国家各项政策更好落实,就能用一根根“针”穿起千万条“线”,绣出“中国之治”的锦绣画卷,否则再好的政策都要打折扣。基层治理这种政策兑现的桥梁性、政策成效的兜底性特点,同样是其他层级治理所不具有的。

总之,新时代新发展阶段,绝大多数人群汇集在基层社会,越来越多的矛盾汇聚在基层社会,基层治理关乎党的执政基础的巩固和群众基础的扩大,关乎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利益的实现,关乎经济行稳致远、社会安定和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吉林考察时指出的那样,一个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基层。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只有不断夯实基层治理这个根基,才能真正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

当前,我国城乡社会结构已经并将持续发生深刻变化。以农村为例,由于财产制度、劳动就业制度、收入分配制度均已发生深刻变化,农民不再像过去那样是一个享有同等身份地位、经济地位的群体和阶级,而是在占有生产资料、拥有财富、受教育程度等方面出现了很大差别。农村居民中出现了包括农民工人、农民雇工、个体工商户、技能服务者、私营业主、企业管理者、农村干部等不同阶层,而且许多人还在不同所有制、不同行业、不同地域之间频繁流动。

城市社会结构的变化程度比农村更高,特别是近十年来由于互联网、高速铁路的迅猛发展,改变了城市居民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时间和空间观念,现在很多城市居民生活和工作在新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以及社区里,生活和工作在网络空间里和“北漂”“蚁族”群里,生活和工作在自由职业者、网络意见领袖、网络作家、签约作家、自由撰稿人、独立演员歌手、流浪艺人等新兴群体里。一大批新型网络工作岗位,如个体的、形式多样的网络直播、网店经营、网上代购、短视频制作、“慕课”、网约车等从业人员迅猛增加。随着我国服务业净产值在GDP中的比重从2015年开始超过50%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2019年开始超过60%,我国社会阶层结构和职业结构又发生了较大变化,白领(服务业从业人员)比例大幅度增加,并大大超过了蓝领(工业从业人员)。“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

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深入推进,都对基层治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首先是在靠“谁”来治理方面,对基层党组织如何更好发挥领导作用、密切联系群众,把广大基层群众组织起来、动员起来、凝聚起来,充分激发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其次是在治理“什么”方面,对贯彻落实党的民生政策,通过精细化服务实现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向往、化解社会矛盾、不断增强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上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再次是在“怎么治理”方面,面对信息化、智能化蓬勃发展的大趋势,对以现代信息技术的思维和方法全面重构基层治理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面对这些新情况新挑战,都需要按照《建议》提出的“着力固根基、扬优势、补短板、强弱项”的要求,用加强和创新的办法来求解,都需要社会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水平在已有基础上有一个明显提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基层代表座谈会上讲话中要求的那样,“十四五”时期,要在加强基层基础工作、提高基层治理能力上下更大功夫。

(作者戈银庆系省政协委员、西北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来源:协商报

来源() 作者()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甘肃省委员会办公厅(www.gszx.gov.cn)